【话题】有学生异地恋打飞的,却领了4年特困补助!大学校园,贫困生评定如何更精准?

摘要: 助学需精准,“贫困作假”何时休?

11-02 22:56 首页 半月谈


8月底至9月初,各地高校新生们陆续报到。其中,贫困大学生们是否妥善入学牵动着不少人的心。记者分赴东、中、西部走访发现,各地高校都为贫困大学生提供了帮扶资助措施。与此同时,一些地方也出现了资助识别不精准、评定不贴心、资源短缺等问题。




一个都不能少:“不让任何孩子因贫困失学”


家住湖南桃源县某村的小珉(化名)今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中南大学,可因家人患病,经济十分困难,学费没有着落。几天后,中南大学的老师们驱车数百公里敲开了小敏的家门,把2000元特困补助金和一摞沉甸甸的书籍送到了小珉手中。


张龙(化名)是云南大学2017级新生,由于从小罹患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无法站立行走。学校为他准备了一间特殊宿舍:不同于其他宿舍的高低床,这里两张床都是下铺。为了方便张龙的父亲陪读,学校还计划为他在校内安排一份工作。


今年夏季,湖南遭遇特大洪灾侵袭。记者到访时,湘潭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罗兆祥正在仔细核对受灾贫困生名单,准备从中挑选出最困难的学生,开学就向他们发放补助。


东、中、西部各高校贫困生迎新各有“绝招”:中国海洋大学设立了家庭困难学生“绿色通道”,还准备了“爱心大礼包”,里面有夏凉被、台灯、u盘等;湖南大学组织了2017级家庭经济困难新生普查;中南大学、云南民族大学今年暑假派出多支队伍,赴青海、西藏、新疆、四川、贵州等地进行特困学生家访……


不少学校都实现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100%覆盖。中南大学学生工作部部长余文武、湘潭大学学生工作部部长陈幸华都说:“我们绝不会让任何孩子因贫困失学,一个都不能少。”



难题待解:“贫困作假”“人财皆渴”


尽管贫困新生帮扶工作在各地有条不紊地进行,但记者走访中却依然发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 “贫困作假”:贫困生识别工作不精准


“有的学生,谈异地恋坐飞机频率就像打车,却拿着贫困证明,领了4年特困补助。”一所高校的辅导员向记者介绍。“贫困作假”是采访中反映最集中、最突出的问题。一位学工部长告诉记者,在一些村、乡、社区、街道开贫困证明操作不规范,识别不严谨。


◆ “人财皆渴”:部分高校资助财政压力大、人手不足


记者了解到,有一部分高校经费相对充足,但部分地方院校资金紧张。云南民族大学贫困学生占总人数60%左右,学生处副处长杨黎雀说,虽然各级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学生资助,仍有些捉襟见肘。


人手不足是另一个困难。以中部一所高校为例,一周内要完成2000多名贫困新生提交的家庭材料的严格审核,但仅由1-2名工作人员负责。


对于“贫困作假”的现象,网友们评论道。


帮扶升级:要精准还要温暖


“经济在发展,理念也在变。我们的资助帮扶不仅要发钱发物,还要精准、要温暖。”余文武一句话,道出不少高校学工部负责人、辅导员及贫困大学生们的心声。


◆ 规范贫困证明,严把贫困识别“第一关”。


受访的所有高校工作人员均建议对生源地民政部门加强引导及监督,让贫困证明的开具更严谨、更规范。


事实上,为了制约“盖个章就贫困”现象,云南、湖南等地一些高校制定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办法》,为贫困生家庭情况设置了从学校、到学院年级、再到班级的审核认定机制,并要求进行公示和动态管理。


◆ 打通建档立卡贫困户数据与高校贫困生库数据。


余文武等人建议,将建档立卡贫困户数据与高校贫困生库数据打通,“国家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认定数据对高校很有参考价值。精准资助,首先就是精准识别。”


陈幸华说,对于家庭确实比较困难的非建档立卡家庭,地方政府和行政部门也应进一步畅通贫困证明的办理渠道,“既不能随意开证明,也不能僵化地一刀切。”


◆ 温暖帮扶,保护学生隐私及自尊。


不少高校工作者强调,要特别注意避免贫困大学生产生被利用、被施舍的感受,更不能成为宣传道具。



纷纷出招:让贫困生评定标准更合理


在高校,我们可以听到很多这样的“吐槽”,有人看起来穿戴高档却拿着助学金,有人在助学金的“制约”下无法享受一次奢侈消费。有人说贫困生也有自己的尊严和爱美之心,有人说既然有进行奢侈消费的空间就不算“贫困”。  

那么如何对贫困生进行界定?各大高校又是如何进行补助的呢?


今年,安徽学生资助工作打破了学生申请、学校评议的传统认定模式,将首次利用大数据手段实现精准资助。


安徽省学生资助中心主任李炳银介绍,今年安徽将采用大数据挖掘与分析技术、数学建模理论,帮助资助工作者掌握学生在校期间的真实消费情况、学生经济水平,及时发现“隐性贫困”与疑似“虚假认定”学生,提高资助工作的精准性。


而在山东,有关部门将出台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办法,建立健全四级认定、两级公示工作机制,精准认定,精准资助,公平、公正、合理地分配各类资助资源。


山东省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马希军认为,贫困生认定难是学生资助工作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是一个相对和变化的概念,受地域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


此外,为了保护受助学生的自尊心,消除他们的心理负担,一些高校纷纷出招,采用了“隐形资助”的方式。比如,中科大的一项“生活援助计划”,学校通过校园卡消费数据统计,对每月就餐分别在4.0元和3.7元以下的男、女生,发放160元生活补助。  

郑州大学也有类似的“温暖行动”:如果有学生每天至少在校食堂吃两顿饭,每周至少6天在学校就餐,但月伙食费却低于学校平均值250元,学校将直接将150元补助“悄悄”打到学生饭卡里。  


南京理工大学根据“大数据”统计,对每月食堂吃饭超过60顿、消费不足420元的学生,暗暗进行了补贴。  


这种“暖心饭补”,科学精准,又富有人情味。暖心的背后,是走心。


◆ 让善行结出善果


助学工作长期以来都是高校学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不少高校学子开始吐槽。为什么有些人穿戴讲究,用着各种电子产品,仍然属于“贫困生”,而有的同学却因为偶尔的一次“奢侈”消费被取消助学资格。


贫困生是大学生中较为特殊的一个群体,助学金对于他们来说是雪中送炭,国家对高校贫困学生资助力度的不断加大,从出发点来说,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让更多的贫困学生完成学业。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却出现了诸多问题,贫困证明的真实性有待考证、级别认定过于公式化、政策边缘学生认定难等问题,亟需我们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说,高校的贫困生认定所引发的种种争议,其实并非孤立状态。它与过去的低保户认定、贫困县评选所存在的问题,都折射出精准扶贫的开展空间。



最早人们评定贫困的标准似乎很简单,就看一个家庭或个人的“衣食住行”是否达到温饱状态。但在今天的消费主义时代和市场经济社会,对于贫困的认定显然没那么简单。这就要求贫困认定标准不能再单一化,帮扶理念需要更新。


尽管今天精准扶贫的理念已深入人心,但过时和单一化的贫困认定标准,与对贫困的偏见,仍存在和充斥在不少地方。精准扶贫由理念向行动的转化,依旧需要一些突破。


“‘98’后大学新生今年入学了。这些孩子更有个性、自尊心特别强。这对我们的资助帮扶提出了新的要求。”余文武说,中南大学设立了贫困生勤工助学“雷锋岗”,在帮助他人的爱心岗位上,既可以贴补生活,又可以学会自强和感恩。


部分网友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精准扶贫,扶的是贫!


你有没有过此类经历,或者想要分享一些见解?

欢迎大家跟帖共同探讨,100席精选评论等着你!


来源:综合人民网、新华网


主编:孙爱东

编辑:张初


喜欢此文吗?

那就点赞一下


首页 - 半月谈 的更多文章: